wang.13662810791

谁说糖尿病不能根治

寻找远去的崖山:

idealscometrue:

蒲公英:

  
   

wswxy09:

   
    

本文转载自瀛子《谁说糖尿病不能根治》 

      
    
    

      
    
    

谁说糖尿病不能 根治

      
    
    

随着国人的生活水平提高,近年来,糖尿病患者如雨后春笋般不断的涌现出来。许多糖尿病患者都有个共同的体会,用药时间越长,越感到各种药物不起作用,即使加大药量,疗效也不明显,还对肾、肝造成伤害,糖尿病患者一旦并发其他病症,还会危及生命。现贡献一奇效偏方如下 

      
    
    

      
    
    

地骨皮 

      
    
    

      
    
    

翻白草 

      
    
    

地骨皮50克、翻白草30克,熬水喝! 

      
    
    

另外,每天早上水烧开后放入适量黄豆面,熟后即可食用。 

      
    
    

注意:一定要早上空腹服用,坚持一个月即可检查血糖和尿糖,结果肯定会让你惊喜。 

      
    
    

遍查医书,翻白草为什么能治病呢? 

      
    
    

医药书这样介绍:翻白草别名有:萎陵菜,天藕儿,湖鸡腿,鸡脚草,鸡距草,乌皮浮儿,角草,土人参,土西洋参,鸡脚爪、千锤打、天青地白等,属蔷薇科。全国各地均产,翻白草生长于山地路旁,全草入药,夏秋未开花前连根挖取,洗净晒干储存备用。 

      
    
    

可供药用,生熟均可食用。根含黄酮类物质,翻白草性平、味甘苦、无毒。全草含鞣质。有清热解毒、止痢止血之功效,可治妇女赤白带下和月经过多。 

      
    
    

各类医书上对翻白草治疗糖尿病疗效只字未提,就连《本草纲目》中也没有明确记载。而实践中翻白草确有神奇疗效,用翻白草治疗糖尿病好处很多,药源丰富,不花钱、少花钱治大病,减轻患者经济负担,见效快,只要不是胰岛素依赖型的糖尿病每天以草代茶,一天喝半暖水瓶,服用20天左右就可取得疗效。 

      
    
    

长期坚持服用,就能把血糖,尿糖都降下来,口渴,尿频等症状就会减轻或消失。 

      
    
    

希望此法能帮助更多的糖尿病患者,让他们脱离病痛和心理压力,来安享中晚年的生活!! 

      
    
    

随喜转载、功德无量!!!

    

 

    
   
   
  
 

从我两次被讹诈想到的

青岛天价大虾讹诈顾客事件出来后,群情激奋,也引起当地政府部门重视。这种事应该还有很多,只不过更多的受害者没有投诉平台,担心当场或者事后遭到报复。我是坚决支持受害者利用网络舆论平台以及各地政府提供的帮助,见一个,曝光一个,曝光一个,灭一个。

 

讹诈让人气愤,是因为讹诈者不但利用人性的弱点设计圈套让你钻,而且总是在你势单力薄之时仗势欺人。虽然我自己被讹诈的次数并不多,但身边人的种种遭遇可不在少数。有意思的是,我自己遭遇最“血腥”的两次讹诈几乎都是在最不可能的情况下发生的。即便这样两次被讹诈的经历,也引发了我诸多的思考。今天忍不住要和大家分享。

 

第一次被讹诈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随全国政法系统某部在北戴河受训。周日到河北某关口游玩(好像是山海关,一下想不起来了)。三十多位学员不少来自南方,看到公园里有骑马游乐项目,都兴奋地走过去问价。公园项目人员说,骑马10元。大家一听觉得很合理,于是纷纷上马,奔驰在河滩上……

 

10分钟回来下马准备付钱时,那摊主手一伸:每位800元。大家都以为听错了,要知道当时的科级干部月工资才140元,贪污腐败还没那么方便。这800元可是天价啊。问,不是说骑马10元吗?那摊主手一摊说:我说的是“起码”10元!起码得骑十米,每十米10元钱。看看你们都骑了多远,要不要自己去丈量一下?

 

我们这些来自南方的学员几乎都笑了,这也太逗了吧,虽然小平当时提倡市场经济,但哪有这种搞法?但北京和北方的学员却并没有笑。而且很快,我们也都不笑不出了。因为十几位人高马大的驯马师骑着他们的高头大马把我们包围了起来。摊主发了狠话,你们试试不交钱?看看你们跑得过马吗?看看你们的肚皮硬还是马蹄子硬!

 

我们都傻眼了!带队的出示了证件,说我们是XXX部位在这里学习的,请大哥原谅他们普通话不好,把“起码”听成了“骑马”……但无论怎么说,都完全没用,必须交钱,否则,这些人就骑马冲撞我们!

 

这时带我们出来玩的学习班组织者、北京某部的一位领导赶过来调解,十分钟后还是没有结果。这位部里的领导于是打电话叫来了当地派出所的公安(其实公安就在附近)。公安干警懒洋洋地看了我们的证件,竟然说,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我们管不了。大有一派国家公权力不能介入“市场经济”的模样。更有意思的是,这位警察还加了一句:别说你们没穿警服,就是穿了也没有用,那边军人不照样给钱?

 

他说的“那边军人”是一位结婚休假的年轻解放军战士,穿着军装带着媳妇在这里玩,刚刚和我们一样兴高采烈地骑马跑了个来回。此时此刻正被两匹大马夹在那里数钱。可我明显感到那孤零零的军人根本没有那么多现金。好可怜的样子。那个形象一直留在我脑海里,让我很气愤,比我自己被讹诈要气愤很多。因为到最后我们好像也没有交那么多钱,因为那位部里的领导也发火了,说每人给八十是最多的,否则对你们也不会客气!

 

如果真要闹起来,恐怕那些敲诈者也不会占到多少便宜,那次和我一起参加的培训班的学员平时全是穿警服佩武器的,只不过学习班要求绝对保密,大家才都穿便衣而已。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群政法干部竟然被奸商刁民公开讹诈。可以想见,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是普通百姓被讹诈,还能到哪里去说理?只能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了。

 

这件事留给我的印象非常深,我几乎一提到讹诈就对人讲这个真实的故事,很多人至今不相信,好在当时同我一起经历的有三十多位全国各地的政法干部。当时我参加工作不久,对社会上这样的事还真不太清楚,后来我也很少再一个人出门,不久又到香港和美国了,所以,这次和后在海南三亚被讹诈成为我记忆最深的两次。

 

在三亚那次大家可能现在还会经历到,因为听说还没有杜绝。在天涯海角乘游艇到附近小岛,来回说好是50元左右吧。但小船会到大海中央时停下来,说,来回应该是一百。于是你乖乖地再给五十。否则,你就在海中央,甚至会被威胁赶进海水里。那也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事,我在海南省政府工作,偶尔会陪同一些北京来的领导环岛旅游一圈。碰上这件讹诈的事后,领导要求陪同北京领导到三亚时必须佩带手枪。

 

但在自己的国土上,掏钱对付讹诈者?如果他要钱不要命,难道要射杀他?而如果不开枪,茫茫大海上,如何能够镇住更会水性的船夫?为什么三亚这个党组织和公安无孔不入的地方,还有这么多敲诈勒索者?我知道,我的被讹诈经历不具有代表性,但却也引起我很多的思考。

 

两次两地的讹诈,几乎我们都可以直接找到当地领导和公安,指令他们解决问题,可他们要就是表示“管不了”、“无能为力”,要就是明显向着讹诈者,为什么?

 

后来有人告诉我,一个这样的旅游点,如果一切按部就班,管理人员和公安如何能捞到好处?例如,那些马夫如果不能敲诈一笔横财,不在公安保护下顺利身退,他怎么会去贿赂当地公安干警?如果三亚这个地方宰客的人没有意外之财,谁会给管理者与干警好处?所以,真正的讹诈、敲诈与勒索盛行的地方,一定有政府管理部门的黑手在撑腰。

 

不过,我想起来就觉得好笑,要知道,当初一起在北戴河被敲诈的三十几位政法干部后来几乎都上到各省市政法系统的厅长、处长等领导岗位上,最低也能象我一样浑成个社会知名人士吧,按说,他们上去后都能痛定思痛,做一些事杜绝敲诈勒索吧?可是……嗯,我相信他们中一定有人在看我的博文,思考一下吧,老兄,别用太多时间盯着我这种人!

 

讹诈屡禁不止,源头肯定在法治、制度与管理上,但这些年形成的“暴民”和“刁民”文化也不可小觑。看到上面所有赚钱的都被利益集团瓜分,连各地赚钱的项目与生意也被地方官的七大姑八大姨霸占,一些发财心切的普通人把黑手伸向了比他们更弱的人,尤其是势单力薄的旅客,好像也就“顺理成章”。在这些“暴民”和“刁民”的思维模式里,不管白猫黑猫,能发财就是大爷。为此不杀人放火已经不错了……

 

更糟糕的是,那些“暴民”和“刁民”的存在,又反过来给“暴政”提供了理论与现实的双重依据和支持——你看啊,这么多暴民和刁民,不采用非常手段,能搞好吗?

 

其实,恰恰相反,不遵纪守法的暴民、刁民恰恰是人治社会最大的特产。一个国家和政府如果不能严格执法,管理者贪赃枉法,生活其中的小民自然可以寻找一切机会破坏法律,钻法律的漏洞。从这个意义上说,天价大虾等讹诈事件,只有从法治源头,从政府管制,从严格执法上寻求最终的解决之道。

 

老羊头 2015年10月 11日

 

来源:杨恒均

请先统一大陆好吗?

原来有一首全国人民都耳熟能详的歌叫做《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是被号称“军内三大女高音”的总政歌舞团的张越男老师唱红的,但现在在网上只能搜到吴雁泽的版本,可能是因为为了这首歌中国艺术团未能访美成行这个八卦的原因,从《百花争艳》这部纪录片里面截的,实际上到《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五周年》那部记录片里面就能截到张越男老师的版本。

 

(张越男老师在《东方红》里演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这首歌的后半部分歌词是这样的:

全国人民团结一致

同心协力共同奋斗

朝着一个方向

解放台湾统一祖国

让那太阳的光辉照艳在台湾岛上

革命洪流不可阻挡

台湾同胞定将和我们欢聚一堂

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让那太阳的光辉照艳在台湾岛上

当时的中国人没事就愁着怎么去解放受苦受难的台湾同胞,和现在没事就为南韩同胞纠结的北韩人一样。后来才发现台湾同胞没什么受苦受难,这才突然发现不如先关心一下自己,于是“一定要解放台湾”就不太有人喊了,这首歌也没人唱了,除了在看到志玲姐姐的时候才感到再不赶紧解放台湾志玲姐姐都要老了的时候才喊上一句“解放台湾岛,活捉林志玲”。

 

(再不赶紧解放台湾志玲姐姐都要老了)

再者说啦,现在那还有“太阳的光辉”能匀给受苦受难的台湾人民啊,现在这边都难得看得到太阳,最近还是托了APEC的福才看到几天太阳,要不然光看见雾霾了。既然木有了“太阳的光辉”,就算是解放了台湾,空着手上岛也不好对不对?

      

但这些天又有一位退役上将在喊“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了,听说原中国军事科学院院长刘精松上将在一家以强硬著名的简汉传媒年会上说台湾问题不会久拖不决。“我们绝不会放弃使用武力这一条,必要时将依法用军事手段解决台湾问题,也是选项。”

      

总算又听到久违了的口号了,就是为了登上台湾岛,活捉林志玲也应该支持一把,毕竟志玲姐姐还没有完全变老。

但在发兵去解放台湾统一之前,还是有几句嘀咕一下,咱们能不能先把大陆给统一了,比如把北京上海给统一了再说呢?

“统一大陆”?会不会有人以为老冰发了疯?没有,老冰是很认真的地在说这句话,所谓“统一”就是“成为同一个国家”嘛,但是大陆现在到底是不是“同一个国家”啊?

江苏的汽车进上海,河北的汽车进北京要交买路钱,就是进了也不能在特定的时间带跑特定的路段,这是“同一个国家”?欧盟国家之间的汽车过境还没有这么麻烦呢?

外地人怎么就不能在上海北京读书,在上海北京参加中考高考呢,老冰儿子在日本上学也没有人赶他回去参加中考高考啊,人家日本和中国还真不是“同一个国家”呢。

没见过“同一个国家”之内的健康保险和年金保险不能通用,还要办比国际汇兑更加复杂一万倍的手续的。没见过在“同一个国家”还需要办“暂住证”才能到陌生地方住的。

这真是“同一个国家”?

 

(“同一个国家”之内按说是不需要这玩意的)

总觉得打台湾起码比解决这些问题要麻烦一些吧?在解决如何把台湾变成“同一个国家”之前,就不能想想办法真的把已经施政了六十几年的大陆真正变成“同一个国家”吗?

“大陆太大,人口太多”,这是常见的理由,既然地方大了人口多了那么不方便,那为什么还要弄得地方更大人口更多呢?

还是那句话:在统一台湾之前请先统一大陆好吗?

    

来源:俞天任

对《高校学费限涨令到期 被指开始“报复性上涨”》评论:“一个字就是黑,三个字就是太黑了。不知他们要黑到什么时候!!!” http://163.fm/bRIw8nA



#NBA总决赛有奖竞猜#马刺4:3步行者

【计划生育正在毁坏民族发展的根基】 计划生育正在毁坏民族发展的根基梁中堂按 语 连续4次粘贴官方或者来自官方网站的文章,主要反映计划生育給人民造成的伤害,今天再转贴一篇来自基 http://163.fm/TnUtxny

对《中国千万人为"黑户" 个别省市将超生与落户脱钩》评论:“稍微恢复了一点人性!!!” http://163.fm/T0SHw6s

对《柳传志和王石共同回忆:最初创业是为“红烧肉”》评论:“这种为生存而奋斗的经历,使得80年代的那批创业者迸发出了极大的热情。1984年之前的王石正在倒腾饲料,身为城里人的他和农民工们一起在车站上甩开了膀子干” http://163.fm/BLUeu7F

【养得起孩子,养不起计生办(转载)】   何亚福   12月9日《新京报》报道:北京“井底人”王秀青已和北京某高校已达成初步意向,该高校向其提供月薪3000至4000元的工作,并提 http://163.fm/R94HWFO

#计生罚款是公开抢劫#计生罚款无耻,无赖,无人性。[我吐]